新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蒼梧騎士 > 第二十九章 刻痕歸來

第二十九章 刻痕歸來

    “白澤?”在旁邊的草叢當中可不正是白音與媚娘。

    “你們怎么在這里……”白澤問道。

    話音剛落,白音臉上的淚水又流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白澤……娘仙去了……”說完,泣不成聲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白澤眼眶欲裂,將秋水放了下來,突然大喊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那些黑衣人一進來 便直接奔著娘親的房間,我們只聽到一聲呼喊,然后趕過去的時候娘親已經倒下了,小腹……全是血……全是血……”說到這里,白音早已經是列流滿面,說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白澤捂著嘴巴,絲毫沒有了往日的放蕩不羈表情,臉上也全是悲痛。

    “秋水姐姐……怎么了……”媚娘在一旁,問道。

    白澤此時剛剛得知母親的噩耗,頓時對那秋水又沒有了半點憐惜之情。

    內心在掙扎著,彷徨著。

    過了半晌,終于回答道:“秋水也已經走了,這下……娘在天上也不孤單了?!?

    白澤終究還是沒有說出秋水的背叛,或許在他心中,無論她是何人,恐怕也是個苦命之人,哪怕心里還在怪她,那也讓自己一個人來怪她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在這里干什么?”白澤知道此時不是悲痛的時候,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在等小公子,娘親在仙去的時候說過,父親的房間內有留下給我們的秘密,當時你不在這里,所以就和我說了?!卑滓粽f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還是趕快走,這里不宜久留,那群黑衣人一會就會找來的!”白澤叫到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小公子也應該很快出來了……對了,白澤,刻痕回來了?!卑滓粽f道。

    “刻痕?”白澤疑惑。

    “是的,媚娘的手串可以感應到刻痕的位置,現在他正想這邊趕來,估計用不了幾分鐘,便會回來?!?

    “這小子居然還活著!”白澤冷笑了一下:“可是回來又有什么用,連白衣騎士都不是,他回來不也是送死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們一直等著,等小公子回來,我們一起趕快去把刻痕公子給攔著,別讓他回來?!泵哪镎f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還是不要在這里等了,那幾個黑衣人馬上就會過來了,小公子自己內力深不可測,一定能出來的,我們先去找刻痕?!?

    正說話間,后面一聲大喝:“小子!終于抓到你了吧?”

    白澤臉色一變,那黑衣人終究還是找了過來,就算是自己一個人都不認為自己能夠全身而退,更何況身邊還有白音與媚娘二人,城主府已經死了那么多人,再失去一個都不是他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白澤回過頭來,對著媚娘和白音朗聲道:“白音、媚娘,你們快走!”

    只見那黑衣人倒是沒了之前的玩樂之心,出手便是殺招。

    手里拿著重劍便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白澤臉色全然不懼,也是手里拿著劍,使出了自己所修習的《詭劍術》當中的最強招式。

    竟然硬生生的擋住了那黑衣人的一劍。

    白音與媚娘就站在白澤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們怎么還不走?”白澤大喊道,已經開始頂不住那黑衣人的攻擊了。

    “我們一起走,不能把你一個人扔在這里!”白音大喊道。

    白澤暗罵一聲,但是手中的劍法已經開始凌亂起來。

    終于,不得已運用了自己全身的所有靈力對著那黑衣人刺去。

    畢竟是鑄銀騎士的所有靈力,那威力也是可蕩平一方江山的。

    黑衣人大驚,想不到這白澤竟然不惜消耗自己的靈力與自己一搏,當即也動用了些靈力,兩把劍再虛空之中發出猛烈的撞擊之聲。

    只見白澤倒飛出去,口中滿是鮮血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也退了幾步,一臉的錯愕,喉嚨一陣腥甜。

    “白澤!”白音飛快的跑過去,扶起倒在地上的白澤。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快走……我挺不住了……”白澤摸了摸嘴角,但是根本無濟于事,每次擦一下都會有更多的鮮血冒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”白音搖著頭,滿臉淚水。

    “你去攔住刻痕,城主府不能再有人死去了……快!”說到后面白澤幾乎是咆哮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一個也走不了!”那黑衣人似乎被白澤的全部靈力所傷有些惱怒,桀桀的笑道,提著劍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,誰先死?”

    白音伸出雙臂擋在了媚娘與白澤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要殺就先殺我!”

    黑衣人發出難聽的笑聲。

    “好,如你所愿!”說著,手中的長劍一翻轉,便向白音刺來。

    白音絕望的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當!

    在空中猛然發出一聲尖銳的撞擊聲。

    白音想象中的穿胸而過并沒有如愿,只見一人威風凜凜的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刻痕!”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白音與媚娘都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此時的刻痕滿眼鮮紅的血絲,從城主府進門便聞到了一地的血腥之氣,在一番尋找之后終于發現了那幾名黑衣人,但是天道不讓他輕舉妄動,告訴他奔著后門離開。

    “桀桀……又一個送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人笑著,這一劍本來想斬殺一個手無寸鐵的女子,根本沒動用半分內力,自然會被刻痕擋下,但是通過對方的靈力波動,想來不過是個白衣騎士,哪怕先前白澤將自己重傷,但是對于這種低等級的騎士,他還是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刻痕,你快帶著白音他們走,你不是他的對手?!卑诐烧f道,雖然他已經從刻痕的靈力波動看出來他晉級了白衣騎士,想來一定是在外這兩年有些奇遇,但是對方卻遠遠不是現在的他能對付的了的。

    “我們……一起走!”刻痕說著,便向那黑衣人拔劍而去,只見手中的劍在一瞬間分成了相同的九把,在刻痕的身前不停盤旋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那黑衣人見到這詭異的劍法,倒是從心底里突然冒出一絲涼意。

    “天道九劍!”刻痕知道,與比自己高這么多等級的騎士對戰,根本不能消耗,所以一上來便消耗了自己的內力放出了最強的殺招。

    只見九把劍凌空盤旋,每一把都仿佛真實,卻又如同虛幻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也努力的分辨著,但是卻依然沒有看不出,反而有些煙花繚亂起來。

    “江湖把戲!”黑衣人此時也是叫到,然后提劍便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一瞬間,九把劍身上的黑色紅色煙霧大盛,向著那黑衣人便刺去。

    黑衣人將劍橫在身前,想來任何這劍法不過是些障眼法的把戲,無論入戶旋轉,只要將劍橫過來,總會擋住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當劍與黑衣人碰撞的時候,那人突然發出一聲尖叫。

    刻痕嘴角冷笑著。

    天道九劍,每一劍都為虛,卻每一劍都為實,這才是真正的劍氣。

    只見那黑衣人在半空中就被刻痕打的飛了出去。身上一個圓圈狀的劍痕。

    一共有八個劍洞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黑衣人的劍還是有些作用的,但是終歸還是被“天道九劍”重傷。

    只聽一聲悶響,黑衣人便倒在地上,掙扎著爬起來。

    嘴角留著血,從手中甩出一顆黑色的球,砸在地上,然后發出一股厚厚的濃煙。

    當煙霧散去的時候,黑衣人已經消失在原地了。

    刻痕沒有去追趕,因為此時若是追過去,那身后的白音與媚娘萬一再次遭遇危險,后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白澤躺在地上,口中還是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。

    刻痕急忙上去,試圖用內力去為白澤療傷。

    “沒用的,小家伙,他的內臟已經被打碎了,活不了多久了……”天道的聲音在刻痕的腦海中響起。

    白澤也伸手止住了刻痕:“刻痕……你竟然進階了……”

    剛說兩句,嘴里便開始吐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照顧好白音,一定要……照顧好她……我們的賭約……我輸了,我下輩子……還你一條胳膊……”

    刻痕眼中也滿是悲傷:“你不用還我,你不欠我任何,白音……我一定會照顧好她?!?

    “我……相信你,白音你……”剛說到這里,口中的鮮血便再也止不住,帶著幾塊破碎的內臟,一同吐了出來,半晌,便斷了氣息。

    白音大哭道:“白澤!哥!你醒醒!哥!”

    刻痕深吸一口氣,強忍著傷痛,拉開白音。

    一天之內連續失去兩名至親之人,白音的情緒徹底崩潰,耳邊什么也聽不到。

    刻痕只好伸手將砍向她的脖頸,待白音昏厥之后,背著她,帶著媚娘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身后突然又傳來一股靈力的波動。

    刻痕心中大驚,手中的天道也握緊了。

    只見一人閃身而出。

    “刻痕?”來人正是為白音取物的小公子。

    “小公子!”刻痕驚喜道,有了實力高深的小公子,幾人總算是暫時不會有危險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看到地上的白澤,小公子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    “白澤……已經去了,我們先離開這里,找個安全之處再說?!笨毯壅f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正好待白音醒了我也有些話要和她講?!?

    “只是不知城主府破了我們幾人該何去何從,這大仇如何得報?”

    “跟著我過來,我正好了解到一些事情,我想……你我可能有一番大事要去做了……”小公子說完,便急匆匆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刻痕背著白音,與媚娘一同跟著走去。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